冬柏花的眼淚

冬柏花的眼淚
──沒有名字也沒有家。

寫在【獨角獸與太陽】之後、【星星】,【潭底的紅玉】之前。

韓劇〈笑吧東海〉背景衍生,有自創人物,不喜勿入。

很久以前,他曾經非常憎恨韓國這個國家。
 
但是因為種種原因,讓他改變了想法──回到韓國後,歷經了許多事情,也終於在這找到了自己的家人及有了自己的家庭,東海非常感激所謂的命運。正因為如此,他現在擁有兩個名字:卡爾雷克和金東海,而他,也繼承了外祖父母所託的Camellia飯店,努力的依照自己的夢想,將飯店延伸到全世界
 
除了感激許多人之外,那個令他非常仰慕的人──狼神,也是幫助他許多的人。若沒有他的幫忙,他也無法能在韓國定居,更遑論之後的發展了。
 
狼神除了在各種方面幫助他外,還指導了他領導人所需要的才能,讓他這個從來沒受過接班人訓練的外行人,一轉變卻能將飯店井井有條治理好──雖然狼神說這是東海本身的天賦,並不是他個人的成就。
 
甚至,狼神的驚喜不外乎這些,在東海苦心積慮在思考美食競賽的甜點構思時,他居然就直接做出了個他從沒看過的甜點出來,並協助他完成食譜。他以前從來不知道狼神居然會在料理上留心,他的印象中,狼神只對企業方面的事情有興趣,沒想到還有這一手。
 
但是,狼神卻有著不可碰觸的一面。
 
有一次,他一如往常的送餐到狼神房間給他,在看著狼神專注地看著手上的簡報時,心中的一股衝動讓他毫不考慮的直接問了他一直很疑惑的問題。
 
「狼神先生,我有個問題想請教您,可以嗎?」東海有些躊躇,既害怕又期待的望著狼神。
 
「什麼問題?」狼神依舊看著簡報,不為所動。
 
「狼神先生的名字…是什麼呢?一直都不知道呢,只知道姓狼神而已。」東海笑笑地問,狼神聞言停住了眼前的動作,像是沉思的歪了下頭。
 
「……我沒有名字。」他說。
 
「狼神先生真愛開玩笑,」東海原本以為他在開玩笑所以笑了,但看見他面無表情的望向他後又有點感到精神壓迫,「狼神先生怎麼會沒有名字呢…只要是人都會有名字的啊。」
 
沉默,「我沒有名字。」他又再說了一次。
 
空氣像是凝聚住了,餘下的東海也不敢繼續問下去,只得把東西收拾完像是逃難般的離開。
 
狼神先生那時候的眼神好可怕……
 
發覺自己似乎觸碰到對方的逆麟,東海事後非常後悔自己莽撞的舉動。在那之後,東海行為舉止都非常小心翼翼,深怕又踩到對方的地雷,但狼神就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似的,依舊在東海需要協助時給予他幫助。
 
 
在知道道鎮在查狼神的背景時,東海莫名的緊張。
 
一方面心底過份的私心想知道狼神的名字,另一方面又不希望狼神有所謂的把柄被握在道鎮手上。
 
「什麼!?你說完全查不到任何有關於斯圖爾特或是狼神的資料?」
 
對於這個消息,道鎮半是驚訝半是憤怒的站起來瞪著金祕書,金祕書也一臉無奈。
 
「是的,我們不管是英國還是日本那邊,幾乎都查不到關於那一位的相關資料。」
 
動員了整個Camellia的資源,但對於那位的資訊還是像大海撈針一樣──不,是比撈針還要困難。
 
「不可能的!鷹翔是英國的企業,難道英國那邊完全沒有關於他的資料嗎?他真的是鷹翔的總裁吧!?」
 
「對於他是鷹翔總裁一事,屬下想,這應該是千真萬確的,」金祕書皺眉,翻了翻手中幾乎空白的資料,「鷹翔那邊拒絕透露關於他們總裁的一切資訊,而我們也只有在那位曾經唸過的大學畢業錄中找到了他的名字而已。」
 
金祕書將手中的資料遞給了道鎮,道鎮低頭瞥了一眼:格拉斯哥大學,社會學系,斯圖爾特。
 
「就只有這樣?」道鎮有些絕望,金祕書點了點頭:「我們也有去詢問過格拉斯哥大學,但他們堅持這是個人隱私。」
 
東海躲在門外聽完,半是失落半是欣喜的半坐臥下來,將頭埋入雙腿間。
 
太好了──
 
 
「還有東海,」他平靜的開口,東海有些緊張的望著他,「我沒收過學生,也不收會一事無成的學生,你懂嗎?」
 
「是的!我會好好學習,不會讓狼神先生您蒙羞的!」東海有些鬆了口氣,正襟危坐的向他鞠躬。
 
在知道自己的身世後,東海雖然聰明,但也一時間消化不了巨大的轉圜,因此在他外祖父病倒之際,著實讓他非常徬徨。
 
怎麼辦、到底怎麼辦……
 
這是外祖父母辛苦創立的飯店,不想就這樣敗在他手上,拱手讓給道鎮。可是他沒有受過接班人訓練,飯店的高層也不看好他,更別說給予他援手了。
 
腦中閃過那抹藍色身影,東海硬壓下想法,對著自己說不行。
 
不行再給狼神先生添麻煩了……
 
這次要靠自己才行啊,這是爺爺奶奶和媽媽的飯店。
 
「東海?你怎麼坐在這裡發呆?」熟悉的嗓音響起,東海心中一震。
 
還是被他發現了啊……
 
自己真是沒用,居然這時候會有鬆了口氣的感覺,東海不禁暗暗苦笑。
 
「狼神先生……」
 
「是因為趙會長以及飯店的事吧。」還是一樣逃不過他的眼睛。
 
「是……」他低下頭,「對不起,狼神先生。」
 
「為什麼道歉?」
 
有些錯覺對方的語氣似乎參雜著些許溫柔,東海覺得會這樣想的自己的腦袋真的要去給奉宜小姐敲打一番才是了。抬起眼眸,對上對方清澈得莫名的虹藍眸盼。鼓起勇氣,最後一次、最後一次再麻煩對方一回。
 
「狼神先生,請你收我為徒!」
 
「好啊。」出乎意料的爽快。
 
「咦?!」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sidetitle搜尋欄sidetitle
sidetitleRSS連結sidetitle
sidetitle連結sidetitle
sidetitle加為部落格好友sidetitle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